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提著幾個輕薄的黑色塑料袋,最好還能有個小拉車,看上喜歡的衣服一定不要喜形於色,裝作不經意地問一句,“怎麼拿貨?”對很多在北京上大學,或是剛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來說,去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也就是被親切稱之為動批的地方“拿貨”,那是一段與青春有關的趣事。
  除了 “以拿貨為名淘貨” 的年輕人,還有一些外地小經銷商,到動批是“真拿貨”,每天天還沒亮就到了市場里,搶著拿到好的貨源,拎得動的帶回家,更多的一包包的或,出門就發給物流公司直接寄回家了。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幾乎已經是來北京深度游必去的一個地方,它代表了一種“行業”。
  然而有消息稱,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將因為規劃的調整,可能將遷往河北。一起搬家的,還有雅寶路、大紅門等多家批發市場。面對可能到來的“搬家”,攤販和顧客都做好準備了嗎?
  冬至恰逢周末,加上北京的陽光不錯,動批的各個樓層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8層吃飯的地方,更是站滿了端著碗在等位的人,不少人已經是大包小包收穫頗豐。
  已經過了飯點,一層專賣各種襪子的歐陽先生被妻子催了好幾次,還是不肯去吃飯。他是剛剛纔得知動批要外遷到河北的消息,話語里全是藏不住的憂心忡忡。
  歐陽先生:那肯定的,因為我們動物園的東西就走量,賣的便宜,人家來了跟你說動物園想看點東西或者買點東西就不方便了。
  與歐陽不同,他附近的好幾位攤主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臉上寫滿了一樣的驚詫。
  附近攤主:誰說的?要搬到哪裡去?怎麼都不知道?
  已經在動批做了十幾年的李先生說他早就知道這個消息了。早在今年9月底,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陳剛在所做的《關於“加強城市規劃管理,標本兼治緩解交通擁堵”議案辦理情況》的報告中指出,把動物園等批發市場外遷是為了改變北京市中心城區功能、人口過度聚集的狀況,以達到疏解中心城功能和人口,優化城市空間佈局的目的。李先生說他首先擔心的是合同還沒到期,這得怎麼處理?
  李先生:一二十年的合同怎麼弄?
  記者:您的合同什麼時候到期?
  李先生:還有兩年。
  李先生和他攤位附近的兩位攤主都表示,即使合同的問題能夠得到妥善解決,如果動批真的要搬到河北,他們肯定不會去河北做批發生意了。
  李先生:肯定不好了,搬出去肯定沒有人氣了,這邊人氣還是比較好的,批發部倒無所謂了,零售都不行。零售河北誰買你的東西,沒有人氣,因為北京畢竟人比較多啊,況且動物園人流量也多。
  記者:你還會繼續在河北做生意簽合同嗎?
  李先生:不去了,不做了,還不如回老家呢。
  別的攤主:買東西肯定不方便了,誰去買呀?沒有購買力了。
  曾有人調侃說,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帶她去動批吧,讓她瘋狂購物;如果你恨一個人,帶他去動批吧,讓他逛得暈頭轉向,還花掉不少錢。不知從何時起,動批成了來北京游玩的人必去的地方之一。從外地來的張小姐和同伴就表示,來北京之前就想好了一定要到動批看一看,對於動批要遷到河北的消息,立刻覺得有些遺憾。
  張小姐同伴:河北太遠了。
  張小姐:太遠了。
  張小姐同伴:到北京來到這就是想看一下動批什麼的,搬到河北太遠了。
  而常來動批的幾位顧客也表示,動批是他們經常光顧的地方,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會從動批來買,如果遷到河北,感覺生活都缺少了一部分。
  顧客:那麼遠,我肯定不會去了。
  北京市西城區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的報告中顯示,“動批”市場因外來人口大量涌入,所帶來的交通擁堵、破壞市容、空氣污染及社會治安等問題越來越嚴重,對城市的資源、環境、基礎設施和就業、教育、醫療、住房、社會保障等方方面面形成了巨大的壓力。
  與動批所在的西直門地區一樣,幾乎每一個批發市場所在地都是一個常年擁堵的節點。按照北京市“十二五”規劃,首都經濟面臨產業結構深度調整和升級的任務。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楊宏山教授說,北京確實在功能上需要做一些減法,但任何規劃的調整還是應該考慮一個重要原則:以人為本。
  楊宏山:整體來講北京因為全市發展現在人口資源的環境矛盾越來越激烈,所以從整體來講北京城市功能確實要做一些減法,把有些項目尤其低端的產業需要適度的外遷,但是具體涉及到具體項目,不應僅僅通過行政指導或者是通過行政調控的這樣一種方式,更多的需要相關多方的參與,包括有的需要事先採取一些政策試驗的方式來漸漸地逐漸調整這個事情。城市的各項服務最終是需要堅持一個基本原則以人為本,我們不能因為以產業的調整或者是政策的變化就對於這個市民的很多需求,就不給予充分的關註。
  其實,對於低端產業是否應該搬出北京城的爭議一直存在。相對於搬出的建議,也有觀點認為,類似於“動物園批發市場”的這種低端產業,給北京的市民的生活帶來了諸多方便,而從事這些行業的勞動者也為北京的建設和發展,奉獻了自己的力量。單純粗暴的牽出,把多年積累的人氣和產業全部放棄重來,可能對他們來說並不公平。
  但是,對於北京這種超大型城市來說,人口的過渡膨脹和生活幸福指數的下降之間又是一對天然的矛盾。要想讓城市更宜居,就必須正面這些矛盾。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只是停留在爭論的層面,北京的問題依然存在並且會越來越嚴重。或許我們應該認同,建立在科學調研基礎上的政策實驗對北京來說是一種必須的選擇,而這個選擇與歧視並沒有太大的關聯。畢竟,我們都期待著——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記者 馮會玲)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Boyz

quzlq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